畅想中文网 > 鬼告状 > 第267章:唐门旧事(肆)
  白长生吓了一跳,赶紧带着邀月跑了过去,跨过亭子,只看到月亮门里,平地显现了一处巨大的坑洞!

    悦而此刻正趴在坑洞的边缘,朝着下面大声叫喊着吕不辰的名字,吕不辰看来是掉下去了!

    想不到八个机关一转动,显现出来的机关竟然正巧是在吕不辰坐着的地方,那边厢一转动,这就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白长生来了,悦而慌乱起身,让白长生赶紧来看看。

    白长生走过去趴在边缘的位置,向下观瞧,只看到一个石头砌成的台阶,向下延伸,古朴悠远的气息传达上来,让人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而吕不辰,歪七扭八躺在了台阶上,摔得不轻整个人都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嘴里面叫骂不断,对自己遭遇的这场气地不行,白长生一瞧,还有功夫生气,应该这里没有什么毒气一类的防范手段。

    应该是安全的,这就赶紧顺着台阶下去了,邀月和悦而也执意跟过来。

    ”怎么回事啊老白!”

    吕不辰叫苦不迭,白长生把他扶起来,说出了前因后果,吕不辰更是脸色煞白:

    “走吧上去吧,我这运气够瞧的了,好端端坐着都能掉下来,谁知道里面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吕不辰为人生性懦弱,虽然比季礼强点,但也就一点点,只想着赶紧上去,远离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白长生没管他,侧过身子顺着台阶就下去了,前面已经看到了有一扇门,这里正是自己想要知道的谜底所在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也来了好奇,听白长生所说这唐府有很多蹊跷没有被人发觉,也跟了上去,吕不辰无奈之下也只能屈从。

    来到门前,白长生没有着急推手,而是检查了一下是不是什么死门一类的玩意。

    并无机关,看来这地方可以供人自由出入。

    白长生一沉心,手一送,就把门给推开了,刚一推开就闻到空气中一股子陈旧腐败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比之之前更甚,这屋子里面也不知道多久没有通气了。

    白长生掩住口鼻,让几个人注意防范,等秽气散尽这才迈步进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去,周围黑咕隆咚什么也瞧不真着,白长生正想着掏出火折子来就看到一阵幽光自打东北角里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长生一眼就瞧出来了,这幽绿的光芒还能有什么,又是佛尘烛!

    遇生气,自燃而亮,照尽邪魅,直指人心的光亮让几个人都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白长生借着光亮也瞧清了这地方的摆设格局,原是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里面摆放着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几个蜡台上面点放着几根燃烧殆尽的蜡头,还放着一本古旧的卷轴。

    旁边的墙上有一个木架子,上面摆放着一大堆瓶瓶罐罐,里面全都是稀世珍宝!

    有鬼龙王的干尸!还有无心草!

    更有一大堆说不出名字来的邪门玩意,看着像是人体的脏器,浸泡在一些琉璃器皿之中,随着生人的闯入浮动起来,宛如活物。

    白骨一具,挂在了另外一个架子上,在骨头上画满了各种符咒和标记,都是要害,看来是医者所用,但却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屋子的最里面,挂着四十八颗白骨头颅!每一个头颅前面都摆着着一块灵牌!

    白长生骇然失色,走了过去,看了一眼这些灵牌,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来都在这。

    原来当初失踪的唐家满门抄斩之后的遗身,都是被那唐无心施展手段拿了回来,供奉在这里,以慰先灵!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扫看,白长生却是在其中一块灵牌上,看到了唐无心的名字!

    “嘶···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白长生眼睛来回打量,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但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人,没有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密室,应该是当年的唐秋生所研究蛊毒的密室,后来唐无心肯定也曾经进来过,不然他哪来的这些手段。

    这唐无心也是个翘楚,不看他那模样,还真让人佩服,连这等隐秘的地方都找到了。

    白长生一边想着,一边在屋子里面查看起来,并没有什么机关,也让他放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一下这些古旧的玩意,岁月的尖刀没有剥离掉这些器物特有的邪门,让人触之生畏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唐秋生多少年去了多少地方,找了多少人,用了何种手段才得来的这一切。

    说恐怖也恐怖,毕竟都不是什么正经东西,说珍贵倒也珍贵,因为就算再怎么富贵的人家也不一定见过。

    但白长生没兴趣,因为这些东西和他的手段不搭调,他的传承注重的是人本身的潜力,而非外力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些东西让他明白了:唐秋生所借助的乃是外力,通过外力浸染一个人的筋骨和思想,然后使之拥有一种诡异的能力。

    照这么说唐秋生可算是开派的宗师了,可惜世人不能理解,终使得枭雄落幕。

    吕不辰只想着走,躲在了两个女人后面,白长生放下了这些器皿,走到了那桌子的边上,坐在了椅子上面,心头倏尔间一阵激荡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古老的气息,蓬勃散发,压榨着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,那个人也曾经坐在这里,翻阅典籍,用几十年如一日的苦心,来经营自己梦寐以求的道果。

    可结局何其苍凉,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这人凄惨的结局背后隐藏了无数的惊天大秘。

    白长生一阵悸动,也把桌子上的卷轴拿了起来: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唐秋生一生研究来的成果,也可能是他这辈子的叙述,你们要不要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念出来就好了,我们可不想碰,万一上面有毒呢?”

    吕不辰是个没出息的货色,虽然得了两个美人的白眼,但也怪不着他,但凡寻常人等面临如此未知的诡异场景,都会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巧了,这屋子里也就他一个寻常人。

    白长生点点头,把卷轴摊开,发现这是金丝捆绑起来的湘妃竹,有着复古的制造工艺,能保持经久不烂,留待后人。

    想必也是唐秋生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在一旁扫看着,吕不辰战战兢兢哆哆嗦嗦,白长生轻咳嗓音,缓缓念着卷轴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一字一句皆是利刃,刺破了无数人迷茫的心境,道出了一段惊天的过往,一笔勾勒,大是大非近在眼前:

    “乾隆十五年,惊蛰,余终看破虚无,惊察人间祸端将起,意象横生,以物推演,觉察我唐家一脉将有惊天大祸,特书此卷,留待后人以证我门兴衰成败···”

    原来唐秋生的手段使用外物进行推演,就像是道家的玄空数理,用扶乩的方式来进行推演,这也是集百家之所长。

    这卷轴是从唐秋生入京为王开始说起的,之前他陪王伴驾征战沙场的经历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当初唐秋生来了北京,便已经有了一些手段,毕竟是异域人士,早前就通晓一些风水相术的手段,虽然与汉土的风俗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,但却也巧夺天工造化,另有巧妙之处。

    选址在了这里,让很多人都感觉惊奇,因为这地方正是京城白虎天官的方位,按汉家风水来讲可是大凶之地。

    但唐秋生不顾一切选择了这里,并且在一开始的建造过程当中,亲力亲为,凡事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更实在开工在即的时候,先自行带着手底下心腹之人闭门谢客在这忙乎了足足小半年。

    也正是为了造就这些机关密室,唐秋生好心思,果然提前就准备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等府宅修建完毕,唐秋生也在众人的羡慕里开始过起了八旗贵胄一样的滋润日子。

    平日里遛鸟掐虫,清闲自在。

    后来也是感念先人传承,唐秋生想起了幼年时经历的一切,和老人提及关于一些奇异的记载。

    左右闲来无事,也就想着干脆光耀他们祖上的传承,就派人去了故土边疆,按着儿时的记忆,找来了些许典籍。

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竟是从古旧的典籍里了解了一些惊天的隐秘,原来他们那里的先人早就有了惊天造化,惊人谋略。

    可随着后世战乱,人丁稀落也就慢慢沉沦了,现如今能掌握那些手段的人不过一掌之数。

    唐秋生毕竟是个王爷,想找到那几人还不简单,派下人马前去追寻,果然找到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    这老人都快咽气了,听说这蛮族的后辈竟然入了京,还当了王爷,也是憋着一口气就来了北京。

    把自己知道的一切,和掌握的手段典籍都交给了唐秋生,那老人呜呼哀哉一倒不起过了没多久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唐秋生感慨之余更有了光复传承的打算,开始研究起了那些诡秘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毕竟过了这么些年,没人刻意保存着这些东西,剩下残缺不全一些记录摘抄也不准确。

    唐秋生想到了汉家的玄学,便令人遍访各地名士,将他们的传承融合在了一起,像是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道果。

    唐秋生也是有野心的人,不然怎能想到这样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可当他准寻无数传承想要融合百家之长的时候,确实遇到了难处,因为他遇见了一个人,那个人用手段推演到自己所正在进行的一切,特意前来府上劝阻唐秋生。

    唐秋生很是惊诧,这人居然料到了自己想要做的,手段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本想着迎合此人,虚心求教,但这人却说了一段话,让唐秋生震惊失色。

    白长生念到这里,却是怔住了,悦而看他脸色苍白,赶紧问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白长生半天说不出话,看这卷轴上那个名字,累挂两腮!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

    [畅想中文网 www.xs7788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