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想中文网 > 他是白无常 > 第四百一十六章帅旗不倒
  大辽国不止蒋虎将一员猛将,能上阵杀敌,以一当十的人,也有许多。

    如此强盛的大辽国都,怎会轻易被人占领?

    因为有叛国逆贼。

    小人能乱国,古往今来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不得不让人相信,因为是金双平说的。

    他是辽国驸马,坐享富贵繁华,此时浑身血迹,通报出如此惨烈的消息。

    蒋虎将立即传令三军,停止追杀敌人,重整队伍,回城救国。

    在辽国军队调转马头时,刚才仓皇落逃的边族军,开始卑鄙的反戈追杀。

    冷箭像雨点一样,打向辽军的后队。

    丧家之犬,还敢耀武扬威?

    蒋大少勃然大怒,策马奔到父帅身旁,雷声请缨:“元帅,给我三百步卒,我留在此地,杀光边族蛮夷!”

    边族军虽然死伤惨重,现在也有几千人之多,蒋大少好狂妄,只带三百军,就要屠戮边族残党。

    元帅还未答应,苗六提刀纵步,跃到元帅马前,英雄大吼:“元帅尽管回城救国,我和义兄留在此地杀敌!”

    沙场无义,兄弟情深,以蒋虎将一把年纪,半生纵横生死,也难免动容。

    沉吟之下,蒋虎将说出抉择:“蒋先锋听令,命你带五百铁骑,阻挡边族追兵,就算战到最后一个人,也不许他们过河!”

    蒋大少仰天大吼:“痛快!”

    抡圆狼牙棒,卷动马前雪,回身点兵杀敌。

    义兄英雄贯天,苗六心怀激荡,再欲请命,听到元帅下令:“苗六,我封你为阵前掌旗官!”

    下令时,元帅反手拔出背后帅旗,交到苗六手里,大喝一声:“帅旗不倒,国家不亡,你现在就是大辽国,就算战死,也不许帅旗倒下!”

    一个人是一个国家,这是何等荣耀!

    苗六脱下铠甲,撕下战衣,将帅旗绑在自己身上,雷声破天:“死!我也要站着死!”

    天地间,男儿情怀。

    “苗六,你紧紧跟着我。”蒋虎将咽下老泪,眼中慈爱:“我不能一天失去两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看到蒋大少与苗六的英雄威武,蒋虎将心中柔软,真的觉得自己老了。

    此刻不是感慨时,元帅横刀在手,策马奔腾,率大军踏过冰河,直奔大辽都城。

    一路策马,一路听金双平说宫廷叛乱。

    是都卫府统帅乌诺,率军哗变,半夜攻入皇城,杀了两个皇子,挟持皇上家眷,抢走龙纹兵符。

    现在皇城内外,街道已封,乌诺正在满城的搜皇上,他想要皇上亲自下诏,交出皇权,他要篡国。

    “我是杀了乌诺叛军的一个小卒,换了小卒衣服,这才混出城门,来求元帅救国。”驸马爷金双平一声苦叹:“可怜两个皇子,已死于叛军之手,现在皇上安危未卜,百姓人人忧命,这场叛乱,究竟何时能灭?”

    “小人乌诺,只是一个铡草喂马的小兵起家,敢妄想担任天命?”蒋虎将纵天狂笑:“待我杀进城去,提乌诺的人头做尿壶!”

    披星戴月赶路,狂风暴雪交加。

    兵士睡在马上,饿了以雪充饥。

    大军赶到城门下时,天色微明。

    接连三日三夜赶路,大军虽已疲惫不堪,但救国之心更加雄烈,恨不能现在就破城而入,抓住乱臣贼子,将他碎尸万段,人头高挂旗楼。

    “三军布阵,准备攻城!”

    元帅一声令下,军士精神抖擞,英雄威武声不落,震荡都城上空。

    城楼上旌旗招展,护城士兵已经搭好弓箭。

    金双平策马向前,仰头叫城:“让乌诺出来说话!”

    蒋虎将有元帅之威,不肯落在金双平后面,催马前行,更进一步,破天大吼:“贼子乌诺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虎吼声扬天之时,城楼上探出一个头来,劈声厉问:“何人在城下摆阵,是要作死吗?”

    城上之人,正是叛贼乌诺。

    蒋虎将举刀相向,对城楼守卫吼出道理:“兄弟们全是大辽子弟,好男儿顶天立地,何必为虎作伥,跟着小人作乱?你们若现在砍下乌诺人头,我蒋虎将以性命担保,恕你全家无罪!”

    这番话义薄云天,城楼上的军士们些许动容,有的弓弦已软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蒋元帅攻城?”乌诺狂笑不止,说着卑鄙的语言:“大辽皇帝无能,放着中原大好河山不要,在这苦寒之地建国,我若做了皇帝,就带着兄弟们打入华夏,坐享花花世界,白天数金银,晚上睡美人,这才是好男儿该干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食君俸禄,就该保家卫国,你反向倒戈,竟敢厚颜强辩,可笑!可笑!”蒋虎将隔空劈刀,怒指乌诺:“逆贼,我听闻你黑缨虎头枪有力挑雪山的威猛,敢不敢出城与我决战?”

    面对蒋虎将的豪气冲天,乌诺出言讥讽:“蒋元帅,你老了,这片战场已经不属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乌诺突然怒喝:“金双平,你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元帅大惊之时,咽喉已被钝刀割破,是驸马爷金双平的刀。

    一见得手,金双平立即发狠,割下了蒋虎将的人头,高举向身后大军,狂笑不已:“三军看着,元帅已死,顺我者,拜爵封侯,有花不完的金银!”

    可怜蒋虎将一世英名,竟然惨死在逆贼刀下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乌诺一声大吼,箭如雨打,射在金双平身上,刺了一万个窟窿!

    金双平在倒下时,双眼死盯乌诺,至死也不明白,为何对他痛下杀手?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!”乌诺重重啐一口金双平的死尸,嘴角狞笑:“想和我平分江山,你也配?”

    小人与小人做盟友,拼到最后,不过是看谁更小人。

    眼见着义父人头被割,苗六双眼崩泪,他哪管城楼弓箭如雨,大吼一声,纵身上前,要抢回义父的尸身人头。

    乌诺遥望一个赤膊少年,身背帅旗,独自闯城,不仅失笑:“小小掌旗官,也敢逞英雄?”

    无聊的回身,乌诺说了两声:“放箭,放箭。”就下了城楼喝酒去了。

    “义父!”

    苗六吼声如震雷,希望义父能听见他的呼唤。

    无头之人,感官丧失,已听不见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冷箭好似流星,刺穿苗六的咽喉和胸口。

    他在倒下前,将义父的人头抱在怀里,将帅旗插在自己的背后。

    帅旗不倒,国家不亡。

    苗六虽然没有站着死,但他确实用生命捍卫了帅旗。

    帅旗被鲜血染红,招摇在寒风冷雪中,像永远活着的男儿英雄。

    

    [畅想中文网 www.xs7788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