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想中文网 > 血染侠衣 > 第二百七十四节会青风绝处还击(二)
  “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齐典问齐阳。

    “今晚就是一个好机会。”齐阳道。

    “那特使定派了大量教内精英潜伏在赵家坟,而我们又熟悉守卫布置,所以去盗药并不困难。”齐典说。

    灵儿担心地看向齐阳,再怎么说那也是百毒神教的京城分教呀!

    “让孟飞去吧!”齐阳说。

    灵儿刚松了口气,就听齐阳又说道:“那特使狡诈多端,若在赵家坟迟迟未见人出现定会起疑,到时他发出暗号,加强京城分教的守卫,凭孟飞的身手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身上有伤,我不同意你去赵家坟。”齐典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灵儿一惊,齐阳哥身上有伤?她忙看向齐阳,齐阳的脸色的确有些苍白。适才她因担心其他事情,没太注意。

    齐阳忙对齐典使了个眼色,让他别乱说话。

    齐典却不管齐阳,说道:“若是你没受伤,我也不拦你。上次你一意孤行,去夺解药就险些……”

    齐阳忙打断道:“这件事我们待会儿再商议吧!”

    见灵儿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,齐阳暗暗叹了口气,琢磨待会儿该怎么搪塞过去才好。

    齐典说:“我知道你是担心万一孟飞失手或者百毒神教没有‘狐齿草’,但你这样做太危险了,明知道他们设了重重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要单枪匹马一人去,你担心什么?”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齐典还是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决定了,百姓们不能再等。”齐阳说完也不等齐典回应,直接扭头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齐阳哥!”灵儿忙追上去,拉住齐阳的衣袖。

    齐阳回头看向灵儿,只见她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齐阳安抚道:“他们有埋伏,我们也会有所准备。而且我们重点还是放在盗药上,去赵家坟也是分散下他们的注意力,若是盗药顺利,我们或许都不需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灵儿问。

    “嗯,若真那么危险,在下也不会让门里的兄弟去送死。”齐阳说。

    知道齐阳哥对手下的兄弟极好,听齐阳哥这么说,灵儿才稍稍放下心来。她犹豫了一下,才鼓起勇气说:“那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吗?”

    触及灵儿恳求的眼神,齐阳不好直接拒绝。他瞪了眼在一旁看好戏的齐典,妥协道:“好吧!”说完,齐阳率先走进了边上小诊室。

    灵儿并没有因为齐阳的妥协而欣喜。想到会看到齐阳哥可怖的伤口,灵儿的心就揪了起来。她深吸了口气才跟上去。

    待灵儿走进小诊室,齐阳便把门掩上,隔绝了门外看好戏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灵儿以为齐阳要开始宽衣解带,却见齐阳伸出了左手。

    灵儿把注意力放到齐阳的手掌上,看着上面深深的伤痕,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捧了起来。

    齐阳的手掌上有两道剑痕,一道横穿了整个手掌,另一道割伤了他的四根手指,成为了四道短小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些伤痕很深,可见当时握住剑身时的力道不小。此时伤痕已经愈合,但灵儿仍可想象出刚受伤时鲜血汩汩冒出的情形。

    齐阳微微蹙眉,如此轻微的皮外伤都能让姑娘心疼成这样?他轻轻动了动手掌,想抽回手。

    灵儿会意便松开了齐阳的手掌,问道:“看伤口的愈合程度,已经有三四天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已经好了。”齐阳答道。

    见齐阳没有再动作,灵儿又问道:“其他伤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伤了。”齐阳面色如常地说。

    灵儿这才明白齐阳哥给自己看手上的伤是想敷衍自己。适才她就觉得奇怪,那些割伤齐阳哥平日里都是视而不见的,今日怎会煞有其事地给自己看呢?

    灵儿不满齐阳的敷衍,微愠道:“可齐典大哥适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说的就是这个。”齐阳说着抬了抬左手。

    “可他说你险些就怎么样了。”灵儿着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因为那剑上淬了剧毒,虽然伤口不大,但在下还是中了毒。”齐阳把适才就想好的说辞面不改色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灵儿轻轻叹了口气,齐阳哥又要瞒着自己,自己还能怎样呢?难道强行把他的衣袍脱去吗?

    “若没其他事,在下就先失陪了。”齐阳说着便转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灵儿急忙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齐阳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脸色苍白,心中着实不放心,你且站好别动。”灵儿怕他跑了,不假思索地道。

    齐阳警惕地看着灵儿,她不会是想要脱自己的衣袍吧?

    见齐阳一副如临大敌,随时要逃跑的模样,灵儿觉得好笑,好心解释道:“我只是想确认你身上有无血腥气息,这你都不敢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齐阳虽然如此说,心中还是难免紧张。

    昨夜见过不凡书生后,齐阳觉得有些累,回到京西分坛就睡了。直到早上送走了居安道长后才记起身上还有檀香的气味,燃了些“隐香”才赶往寒山医馆。幸亏如此,要不就瞒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只见灵儿慢慢走近自己,齐阳的心就这样狂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气息?”灵儿心想着,抬眸看向齐阳。

    四目相触,两人都被对方眼中无尽的光芒所吸引,空气瞬间凝结。

    突然,齐阳身后适才已被他拉开一半的门被推开,徐大夫和柳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徐大夫问:“灵儿呢?”

    齐阳和灵儿都从对望的迷情中惊醒过来,两人各自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原来徐大夫和柳白才刚从京西分坛过来,一到寒山医馆就听说灵儿来了,这才匆忙找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?”徐大夫刚要开口就发现齐阳与灵儿两人脸上都是红扑扑的。他随即明白过来,转头对柳白说:“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呀!”

    “在下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齐阳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徐大夫笑道,“也就只有灵儿才能让阿阳失去以往的从容和淡然。”

    “徐大夫!”灵儿羞赧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说了!你俩许久未见,好好叙叙旧吧!”徐大夫说完,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诊室里就剩下灵儿和柳白两人。

    “那日妹妹匆忙离开说要去齐宅找齐阳兄弟,可有找到?”柳白问。

    灵儿点了点头,想起月圆之夜的情形,再次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感谢亲们的阅读~~如果喜欢本文,请支持起点中文网正版阅读,给恋儿写书评哦~~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# ̄▽ ̄#~~书友群:

    

    [畅想中文网 www.xs7788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