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想中文网 > 悠闲龙生 > 642我是谁?
  袁书聿看了过去,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没有注意到树底下还盘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身上穿着黑色的衣服,面孔上满是皱纹,看起来和树皮差不多,所以,看到他的人,都不会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人的头顶,就是挂着满树萤火虫的树木,给这个人平添了一股神秘的气质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面上虽然都是皱纹,看起来垂垂老矣,但是眼睛却好似婴儿一样,纯净,透亮,黑白分明,让人觉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,祁子青松了口气:不过大乘期罢了,还伤害不到自家主人。而且,看这个老头平和的样子,不像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。

    袁书聿微微一笑,“是的,我来了。老人家,是你用那两只萤火虫引我来的吧?”

    袁书聿看这老人,内心突然升腾起了一股亲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好像碰见了失散已久的血脉亲人,就好像碰到了常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袁书聿内心一惊,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来自老人的作法,还是血脉深处蕴含的悸动。

    老头似乎看透了袁书聿的想法,“我叫霸擎,身体内蕴含五爪金龙的血脉,蕴含巫族的大巫血脉,还蕴含有青鸾血脉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老人的话,袁书聿,祁子青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三种血脉,任何一种血脉,都是非常厉害的,一个人能够蕴含其中一样,一定就是天才中的天才,修炼起来非常迅猛。

    而这老人,竟然蕴含有三种血脉。

    巫族血脉还好,毕竟巫族和人类通婚比较多。

    而青鸾血脉,五爪金龙的血脉就比较珍稀了。

    这个霸擎竟然能够同时具有这两种血脉,只能说明,他的父母都是非常有来头的生灵。

    而袁书聿也是明白了,这个霸擎应该没有作法,是他身体内蕴含的五爪金龙血脉,让自己感觉到了亲切之意。

    霸擎站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,好些萤火虫如同找到了亲人的孩子一样,萦绕在他的周围,在他的周围散发出点点光亮。

    看这老人微笑着,从背景漆黑的小河畔走来,身边是有点点光亮的萤火虫,袁书聿又是一阵恍然。

    老人面孔慈祥,还挂着让人温暖的笑容,怎么看,怎么都像是一幅美好至极的图画。

    霸擎接着说道,“我居住在这个国家,有六十年了。六十年前,我是居住在华夏国的昆仑山脉一处山谷内。虽然,很是想念故乡,但是,那里已经没有了我什么牵挂的人和事。所以,我在这里居住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袁书聿点了点头。就是在上古时代,昆仑山也是很多门派,很多修仙者的聚集地。

    昆仑山绵延几千公里,的确也是有不少灵气充沛,适合修炼的地方。

    说着,老人指了指河畔那边的一处山谷,“那个山谷,就是我居住的地方。六十年来,我几乎没有踏出过山谷,今天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,来会见小友。”

    老人还没有说出来的是,因为老人的特异之处,因为老人曾经替不少人诊病治病,那个山谷被当地人称为圣谷。

    而老人也被众人称呼为圣老。

    在人们的心目中,是活神仙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袁书聿微微一笑,“你怎么知道我到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了,“我刚好会卦象之术,用卦相推测出来了,有一位和我非常有缘分的小友来到这里。儿我还会巫族的秘术,可以通过动物,昆虫观察这个世界。所以,我‘看到’了你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‘看到’了你去逛夜市,就通过两只萤火虫,使用了巫族的秘法,引导你到来了。真是耗费了我不少的精神呢。”

    袁书聿点了点头,“我也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。”

    霸擎说道,“你是纯血的五爪金龙,血统还非常高贵。我观察你的气运,你虽然出世不过几个月,但是杀死了不少人不说,还有一些人也是因你而死。这个呢,说起来还是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袁书聿皱起了眉头。他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不说,因为他而死的人,也都是该死之人。

    做这些事情,他心志坚定,没有一丝遗憾。

    袁书聿的表情自然没有隐瞒他的想法和情绪了。

    霸擎笑了,“我知道,你可能不爱听这些。但我还是要说。作为天之骄子,杀几个人也没有什么。但是,杀人多了,毕竟还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身实力不错,身边又有一个实力强大的鬼仆。想来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境况下,都不会有什么危险。所以,能不杀人还是不要杀人。”

    袁书聿想了想霸擎的话,点了点头,“好吧,你的话我记住了。但是我一向都是杀该杀的人。死于我手的人,没有一个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霸擎又笑了,“你看看,这些萤火虫,不过就有十几天,二十几天的绚丽,一世的生命不过几个月。你说,它们该不该存在?它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袁书聿就看到一幅画面在自己的眼前展现。

    一只萤火虫,从卵里破壳而出,接着成为幼虫,成为蛹,成为成虫---成为真正的萤火虫。

    过程短暂而激动人心。

    当看到萤火虫成为了成虫的模样,在草木间飞舞,寻找自己的配偶,绚丽的时间不过几天,十几天,二十几天,甚至不到三十天。

    袁书聿也不知道怎么了,流下了两行感伤泪水。

    在人类眼里,萤火虫的生命是短暂的,甚至有些可悲的。

    它们绚丽的绽放就好像烟花,美丽,震撼人心,但是非常短暂。

    它们的时光是那样的匆忙,完成了一个生物的生命过程,就死亡,被埋葬。

    在五爪金龙的眼里,生命短暂的人类不一样么?

    而在那些神仙的眼里,五爪金龙也是如此吧?

    袁书聿突然产生了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从附身神龙重生之有,他还从来没有感觉到迷茫过呢。

    开始,就想着要让家人过好,提升实力,让别人不能再欺负自己。

    碰到了祁玄归,就想着替祁家人报仇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就是想要整合更大的势力,让家人,自己拥有更多的力量。

    自己觉得,过得也算充实,也算有意义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个老人眼里,自己所做的一切,其实正如他眼里的这些萤火虫吧。

    渺小,短暂,无意义……

    顿时,袁书聿内心升腾起了一股烦躁,想起来了哲学上最本质的三个问题:我是谁?从哪里来?要往哪里去?

    

    [畅想中文网 www.xs7788.com]